女患者被男护工致孕,精神康复医院甩得了锅吗?

女患者被男护工致孕,精神康复医院甩得了锅吗?

,▲资料图。

,
,文|仲鸣

, ,——涉事男护工:是我干的,但双方“自愿”。

——事发精神康复医院:这属于小我私家道德问题,医院没有多大责任。

你能想到,这是精神疾病女患者住院时代被男护工“致孕”后的后续剧情吗?

据潇湘晨报报道,今年4月,河北魏县年轻小伙小海(假名)将智力偏低、精神异常的22岁妻子小雨(假名)送到了县精神康复医院。经由3个多月治疗,小雨出院,非但没治疗好,还添了“新病”——孕吐。事后小海家族讨说法,男护工郭某认可与小雨发生关系,但辩称双方是自愿的。医院副院长称,扣发了郭某的人为,并于8月尾予以辞退,他以为,这属于郭某小我私家道德问题,医院没有多大责任。

男护工让已婚的女患者有身,显然超出了护工与患者应有的角色交织。考虑到涉事女患者精神异常的情形,男护工郭某的所作所为涉及的,生怕不只是道德问题,更需要置于执法框架下去审阅。

可若是要给此事的后续提炼关键词,那完全可以归结为两个字——甩锅。

男护工郭某在“甩锅”:他想用“双方自愿”将问题轻描淡写化,可这没法为自身洗白。事实上,就连“自愿”一说都未必站得住脚——女方是精神异常者,从常理上讲,她很可能属于缺乏性自我防卫能力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。在此情形下,妄图以“自愿”之类的一面之词撇清责任,执法生怕不会准许。

现行执法明确,明知妇女是精神异常患者或痴呆者(水平严重的)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,不管犯罪分子接纳什么手段,都应以强奸罪论处(除非当事人是间歇性精神疾病患者,在未发病时代赞成发生性行为)。执法将该情形规定为强奸罪的特殊情形,就是为了珍爱女性精神疾病患者的性权力,取消造孽者贪图行使其民事行为能力缺陷、拿“自愿”为性侵洗白的念头。

涉事医院方面也在“甩锅”。涉事男护工是医院发人为的聘用职员,事发时段是女患者封锁住院时代,男护工跟女患者发生关系非但违反职业伦理还很可能涉及违法犯罪……罔顾这些情形,将事宜简朴定性为郭某小我私家道德问题,还与之举行切割,未免太不负责任。

回过头看,这起事宜必然会连着“各担其责”的责任划分架构:护工郭某固然应负担直接和主要责任,涉事医院也应担起响应的治理责任——无论从事发地址(医办室)照样时间(住院时代)看,该医院都没理由举起责任宽免牌。

从执法角度讲,患者在医院住院,与医院之间形成的是医疗服务条约。在医疗服务条约中,医院的义务主要有三类:一是主给付义务,即向患者提供诊疗服务;二是从给付义务,包罗制作保留病历义务、说明义务、转诊义务;三是附随义务,含提醒义务、珍爱义务、保密义务等。

在封锁性治理的精神康复医院,对应的附随义务会有所扩充:除了对患者不能外出等提醒义务外,另有监护看守义务,尽到应有的平安保障义务。涉事医院有没有尽到这方面责任?谜底一目了然。

可从事后应对看,涉事医院的显示让人一言难尽:护工跟精神疾病女患者发生关系,院方知情后本应将违法犯罪线索“同步”给警方,将其交由办案机关处置。可涉事医院只是“扣人为+辞退”了之。非但云云,家族一方说,从8月22日维权至今两个多月了,医院却不理不睬;记者要郭某电话,“副院长示意没有,现在联系不上。”这难免引人遐想。鉴于此,当地卫健部门也别止于调整,该观察追责不能模糊。

现在,家族方已报警,正等待警方观察结果,信赖警方会给出公正合理定性。但可以一定,女患者被男护工致孕,涉事精神康复医院甩得了锅也脱不了责。, ,□仲鸣(媒体人),编辑:马小龙  校对:李立军,有些锅不是想甩就能甩的。